关闭
 
 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详细资讯 > 彭文生:用内部财政扩张应对外部贸易摩擦
 

彭文生:用内部财政扩张应对外部贸易摩擦

        一、此次美国关税增加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有多大?

        美国此次加关税对中国经济的实际影响并不大,中国经济有足够的韧性应对。根据我们的测算,美国对中国34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关税,大约会减少中国150亿美元的出口,约占2017年总出口的0.6%。这个影响对于中国经济而言并不太大。

       此外,相比于十年前,中美经贸关系已经由中国对美国的单边依赖转变为相互需要。

       2000年,中美经贸总额占到了中国GDP6%,但仅占美国的0.6%;中国加入WTO之后,中美贸易总额一度占到中国GDP的近10%;到了2017年,中美贸易总额仅占到中国GDP4.8%,比起峰值下降了一半,甚至已经低于加入WTO之前的水平,与此同时,占美国GDP的比重却一路攀升到了3%

       这一方面说明贸易战没有赢家,另一方面,这样一个变化意味着中国经济已经是内需主导的经济,相比于十年前,中国经济运行的韧性更强,应对外部冲击的能力更强。

       更重要的是,在经济新格局下,中国就业形势依然稳健,扶贫工作对社会发挥了有效的托底作用。

       二、如何应对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?

       应对外部挑战的关键在于做好自己的事,坚定不移打赢三大攻坚战,尤其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不应该受干扰。

       接下来,我国应该保持宏观政策上的定力,巩固加强金融监管的成果,强化金融机构审慎经营的理念,在保证金融市场平稳运行的同时,坚持推进结构去杠  杆,化解国企、地方政府和房地产行业的金融风险。

       美国政府的贸易保护主义比较复杂,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这将是一场持久战。

       从博弈艺术的角度看,一般是要“致人而不致于人”,也就是说不能因为对手在哪里挑衅,我们就被动在哪里还击,而是应该“你打你的、我打我的”,做好自己的事、掌握主动权,才是根本的应对之道。

       在此基础上,我们应该坚定不移推进全球一体化、坚定不移让全世界分享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红利。习近平总书记强调: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,只会越开越大!为什么越是外部形势复杂,越要强调开放?除了大家经常提到的开放会带来技术、人才、市场、资金等经济上的利好之外,在我看来,更重要的原因在于,这既是来自对历史的反思,也是应对当下现实挑战的最佳策略。

       对于当下而言,越是要应对外部挑战,我们越是要大胆打开国门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,越是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,也就越能降低国与国之间对抗与冲突的可能性。

       三、应对美方增加关税,对国内企业可能有什么针对性的措施?

       应该加快推进国内的结构性改革,尤其是加快推进以减税为主的宽财政。

       从总量的角度看,经济有足够的灵活性和韧性来适应贸易摩擦,因为总体影响可控。但它的结构性影响不容忽视,最大的受害者是消费者和出口企业,尤其是中国出口商品的可替代性相对高一些,所以中国相关企业受冲击的程度也更大些。

       怎么办?从经济学角度看,关税是个典型的财政问题,因此我们建议从财政角度来寻求应对之策。

如果把特朗普政府的税收措施放在一起看,其实就是增加关税来限制别国商品出口到美国的同时,通过降低国内税来支撑国内经济活力、对冲征加关税的不利影响。实际上他采取了这种一种策略,为了对冲关税挑战对国内经济造成的压力,就降低国内税收以帮助企业和消费者,也就是说需要内部的财政扩张来应对外部的贸易摩擦。

       面对美国一手挑起的贸易摩擦,我们也迫切需要这么做。尤其是,我们现在的税收制度亟待改革,当前以流转税为主的税收制度所存在的问题,简化来讲是对劳动征税、对资本不征税,对消费征税、对投资不征税,这样的税制既不促进效率,也不利于社会公平,更不利于进一步释放中国的消费潜力以构建更具有韧性的经济。

       因此,我们认为,越是面对复杂的外部挑战,越是要坚定宽财政,尤其是应大幅降低增值税、消费税等流转税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作者系光大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)

 

信息交流
精品课程推荐
 
 
版权所有:安徽省小额贷款公司协会 皖ICP备09023317号 Copyright 2012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
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、建立镜像 建议您采用IE5.0或以上浏览器 使用1024×768以上分辨率浏本网页